主页 > 刊物及新闻公报 > 新闻公报 > 新闻公报一九九九年

一九九九年

民航处作好准备迎千禧 (1999年12月19日)
民航处举行搜索及拯救演习 (1999年12月1日)
民航处举办搜索及拯救研讨会 (1999年11月30日)
客运和货运航班服务有所增长 (1999年10月26日)
航机安全不受影响 (1999年10月22日)
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Z341航机事件调查 (1999年10月18日)
飞行安全 (1999年9月3日)
机场开始全面双跑道运作 (1999年8月21日)
客机意外初步现场调查完成 (1999年8月25日)
八月二十二日赤鱲角风势情况 (1999年8月24日)
民航处寻回飞行记录仪 (1999年8月24日)
民航飞行器意外调查 (1999年8月23日)
财政司司长巡视航机意外现场 (1999年8月23日)
行政长官向新闻界发表谈话全文 (1999年8月23日)
行政长官对坠机意外发表声明 (1999年8月22日)
机场恢复正常运作 (1999年8月22日)
华航意外 (1999年7月8日)
民航处完成六月十七日地面事件调查 (1999年7月8日)
华航客机地面事件 (1999年6月19日)
国民际航组织会议 (1999年3月1日)


民航处作好准备迎千禧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九日

民航处已为迎接千禧年的来临作好准备,并已制订周全的应变计划,以应付于过渡千禧年的本地时间和国际时间可能出现的事故。

民航处助理处长梁焕然今日(星期三)向记者介绍该处的二千年数位问题协调及管制中心,和香港二千年数位问题航空交通管理中心时说∶「民航处作为本地航空界过渡千禧年的统筹机关,将确保香港国际机场和航空交通管理不会中断运作和保持安全。」

「民航处将于十二月三十一日(星期五)晚上十时起实施应变措施,包括如有需要时将采用单一南跑道运作,直至本港所有空管系统和有关设施经测试证明运作正常,才会恢复双跑道运作。」

「在航空交通方面,民航处也将于当晚十时起实施一系列应变措施,包括把在同一高度航行之飞机的飞行间隔定为十五分钟,以及采用国际民航组织建议的应急航线。这些措施将持续实施至所有空管设施完成检查,并待国际民航组织位于泰国曼谷的亚太区协调中心联络区内各空管单位,获所有单位同意取消有关措施为止。」

「在有需要时,香港机场管理局(机管局)、航空公司以及其他与航空服务有关的机构也会实施应变措施,以期在最短时间内控制事故和修正与二千年数位有关的问题,尽量减少对旅客的影响。」

「为进一步保障安全,航空公司如不能声明其飞机已符合二千年数位标准,则不会获准在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十时至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午夜十二时在香港升降或飞越香港,这项规定适用于所有商用航机、一般航机和非商用航机。现时资料显示,所有于该时段在香港升降或飞越香港的航机都已声明符合二千年数位标准。」

梁焕然续说,民航处将于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检讨有关规定的施行时段,并会因应过渡千禧年后的情况缩短或延长该时段。

民航处的二千年数位问题协调及管制中心将于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八时开始运作,就本港民航界的过渡情况提交报告。该中心将运作至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下午三时三十分。民航处会因应过渡千禧年后的情况考虑调整该中心的运作时间。

梁焕然说∶「该中心将跟本港航空服务有关的机构,以及香港天文台和机电工程署等政府部门保持密切联络,监察香港民航界的过渡情况。」

本港航空服务有关的主要机构如机管局、国泰航空公司和港龙航空公司等会各自设立指挥中心,与民航处的协管中心直接联系和沟通。至于空运公司、上落飞机用舷梯服务公司、地勤服务代理和飞机燃料供应商等机构则会把各自的过渡情况汇报给机管局,再由该局转告民航处。」

为了方便民航处航空交通服务的同事与机管局协调有关工作,处方会派出一名航空交通管制主任在机管局的二千年数位问题协调中心当值,机管局也会派出一名职员在民航处的协管中心当值。」

至于香港二千年数位问题航空交通管理中心也将于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四时起运作,与国际民航组织位于泰国曼谷的亚太区协调中心,以及香港毗邻的亚太区航管中心协调过渡千禧年的空管事宜。

民航处一名航空交通管制主任今日抵达曼谷,担任上述亚太区协调中心的地区协调主任,在过渡千禧年时与香港和亚太区的航管中心紧密联络,互通空管方面的消息。

在十二月三十一日和一月一日两天,民航处将有一百二十多名来自不同单位的职员在二千年数位问题协调及管制中心,和香港二千年数位问题航空交通管理中心等地方当值,以支援航空交通管理的工作。

回到页首

民航处举行搜索及拯救演习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一日

由民航处统筹的一项短程野外及海上拯救联合示范今日(星期三)于大屿山鲎壳湾顺利举行。

民航处发言人说∶「这项示范是一年一度举行之搜索及拯救演习的一部分。演习主要为合资格提供搜索及拯救服务的航空交通管制员、空勤人员和其他可能参与有关行动的单位提供持续训练,让他们熟习各种搜索及拯救技巧。」

示范内容包括由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派出一架「直九」直升机在鲎壳湾示范进行搜索,由美国空军派出一架HH-60直升机示范拯救一名躺于担架床上的模拟伤者,以及由政府飞行服务队一架S-70直升机和美国空军另一架HH-60直升机示范从水中拯救伤者。

民众安全服务处在演习中也有派员在山上进行野外拯救和把模拟伤者安放在担架床上的准备工作。

观摩是次演习的有一百多名搜索及拯救专家,包括来自国内、澳门、泰国和新加坡的代表,以及本港民众安全服务处、水警、消防处和多间航空公司的代表。

在这项短程示范开始前,参与今年演习的搜索及拯救飞机于早上在香港国际机场展出,计有分别来自美国空军和美国海岸防卫队的两架C-130飞机,美国海军的一架P-3飞机,美国空军两架HH-60直升机,以及政府飞行服务队的Jetstream JS41飞机、 S76直升机和H70直升机。民众安全服务处的攀山拯救设备亦有展出。

发言人续说∶「明日(星期四)还有一项长程搜索及拯救演习,旨在考验各政府部门及各单位的应变和协调技巧,以及试验通讯设备。」

「长程演习由今日傍晚开始举行,模拟飞机于香港以南约一百海里之南中国海失事。各参与单位将于明早派出搜索飞机及搜救船找寻及搜索目标(由汽车轮胎组成)。」

参与长程演习的单位有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海军部队、美国空军、美国海岸防卫队、美国海军和政府飞行服务队。

今年的航空搜索及拯救演习于昨日起一连四天举行,至十二月三日(星期五)结束。

回到页首

民航处举办搜索及拯救研讨会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十日

由民航处统筹之一年一度搜索及拯救演习今日(星期二)正式展开,为今年演习揭开序幕的是一个搜索及拯救研讨会。

民航处处长林光宇在主持研讨会开幕礼时说∶「这个搜索及拯救研讨会有助推广搜索及拯救方面的专业知识,并且让有关人士互相交流经验,以及促进各搜索及拯救单位之间的认识、合作和联系。」

「时刻准备,生命宝贵是每个搜索及拯救专业人员的格言。因着这句格言,我们学会时刻准备和随时候命应付各种紧急事故。」

「当香港国际机场于八月发生不幸的飞机意外时,虽然天气非常恶劣,但我们各紧急事故应变单位都能主动作出反应,以非常专业的态度完成他们的任务。」

「各紧急事故应变单位因素有训练,而且经常处于戒备状态,故此有助把该次意外的伤亡人数减至最低。倘若我们平日没有进行各项演习,让有关人员接受充足训练,相信难有如此成绩。」

林光宇续说,今年的演习为所有本地和海外的搜索及拯救人员、空勤人员和民航处的航空交通管制员提供一个很好的机会,更新他们的搜索及拯救技巧,分享大家宝贵的经验,以及提高专业水平,使得日后有搜索及拯救任务时能应付自如。

研讨会上的讲者有来自美国海岸防卫队、美国空军和美国海军的代表。民航处、政府飞行服务队、海事处和水警亦有派员在研讨会上发言。

搜索及拯救演习一连四天举行,至十二月三日结束。今年除了有研讨会外,还会有参与单位之飞机预展、民众安全服务处的攀山拯救设备展览、在鲎壳湾举行的短程野外及海上拯救联合示范,以及在南中国海举行的长程演习。

回到页首

客运和货运航班服务有所增长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

一九九九/零零年度冬令期间(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一日至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五日)较夏令期间(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八日至十月三十日)将有多二十二班定期客运和货运航班来往香港,令每周来往香港国际机场的航班次数增至三千二百架次。

民航处发言人今日(星期二)说:「在新冬令期间,新增的定期客运和货运航班共有三十七班,但同时也有十五班航班取消,故净增长为二十二班。」

「在三十七班新增定期航班中,十四班是新增客运航班,九班是新增货运航班,另外十四班则为恢复服务的客运航班。」

此外,航空公司在一九九九/零零年度冬令期间将增设两个目的地,分别是往南韩济州的客运航班服务,和往印尼峇淡岛的货运航班服务,令来往香港的客运和货运航班服务遍及全球一百三十个目的地。

发言人续说:「印尼的Mandala Airlines将提供一架货机来往香港。在新冬令期间,共有六十五家航空公司提供来往香港的客运和货运航班服务。」

回到页首

航机安全不受影响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二日

民航处发言人今日(星期五)表示,航机安全水平并没有因香港飞机工程有限公司(港机工程) 外勤维修员工采取工业行动而受影响。

他说:「民航处已安排适航部人员审查港机工程的维修工作。」

「署方亦已提醒港机工程确保其维修工作保持于既定的管制水平,使航机得以在安全的情况下运作。」

「此外,署方亦与主要航空公司经常保持联络,要求他们在遇上有关港机维修服务方面的问题时向民航处反映。民航处至今并没有收到航空公司的有关报告。我们会密切留意事态发展。」

回到页首

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Z341航机事件调查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八日

就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Z341航机昨日(十月十七日)所发生的事件,香港民航处、 中国民用航空局和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现正展开联合调查。

民航处发言人今日(星期一)说:「调查主要涵盖飞行及航空管制操作程序、机械状况和乘客安全设备等。」

「飞机在港经过初步检查后,并没有发现任何机械或工程问题。飞机已于今日下午十二时二十一分由香港飞往广州。机上并没载有乘客。」

发言人续说:「调查包括与机组人员和乘客面谈,以及收集雷达、航空交通管制和气象等资料。这些工作现正进行中。」

此外,该航机的飞行数据记录器和驾驶舱录音机已送往北京读取飞行资料。

调查估计需时约六至九个月完成。

回到页首

飞行安全

一九九九年九月三日

民航处发言人今日(星期五), 就新闻界查询, 在内地关闭或限制使用航道时, 对飞行安全的影响,发表以下声明:

「根据国际民航组织规定, 提供航空交通管制服务是主管飞行领域的航空交通管制单位(航管单位)的责任。根据一般航空惯例, 若飞行航道须要关闭或有所限制, 航管单位会即时通知受影响的机师; 如有另一条航道可供使用, 航管单位亦会向机师提供有关资料。

香港和内地的航管单位, 就来往两地的航机保持密切联系, 若内地航道受限制而影响离港的航机,内地航管单位会立刻通知香港航管单位, 香港航管单位便会通知机师和航空公司, 以确保飞行安全。」

回到页首

机场开始全面双跑道运作

一九九九年八月三十一日

由今日(星期二)早上十时开始香港国际机场的两条跑道已全面投入运作。

民航处发言人今日表示:「自机场第二条跑道在五月局部启用后, 民航处及环保署一直有在各区进行飞机噪音监察及量度工作。」

「尽管量度结果显示,受飞机航道影响的地区的飞机噪音水平, 与机场启用前所进行的环境影响评估的结果一致,民航处仍然非常重视市民所关注的事项,在不影响飞行安全及机场的效率和功能的情况下,继续实施各项飞机噪音消减措施,尽量减低特别是在晚间飞机噪音对在航道下的居民的影响。」

「民航处在不影响飞行安全及航空交通运作的情况下实施飞机噪音消减措施。其中包括由午夜十二时至早上七时飞机将由西南方降落, 而在晚上十一时至早上七时期间向东北飞行的飞机,尽量使用经西博寮海峡的南行航线,从而避免飞越九龙及港岛的人口稠密的地区。」

「在过去数月绝大部分飞机都能符合措施的规定,只有在少数情况下, 由于运作上的理由,飞机未能遵行减低噪音的措施。该等运作上的理由包括当时的风速/风向、导航系统测试前的维修保养及测试,或航空交通有冲突等。」

「为进一步减少飞机噪音的影响,民航处将规定所有向东北方飞行的飞机, 采用国际民航组织建议的噪音消减起飞程序。该措施要求飞机在较短距离内爬升至较高的高度,从而减轻飞机噪音对社区的影响。」

此外,民航处亦正积极考虑提前局部实施国际民航组织建议的时间表, 禁止比较高音量的飞机(即未能符合国际民航组织第三类噪音标准的飞机),在晚上十一时至早上七时使用香港国际机场。

回到页首

客机意外初步现场调查完成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五日

民航处今日(星期三)已完成在客机意外肇事现场进行的初步调查工作, 包括为客机残骸分布图进行测量及拍摄地面及空中图片。

民航处发言人表示:「意外调查组已将客机残骸移交机场管理局,有待移离现场。」

「民航处正同时进行其他调查,包括向乘客、机场消防局、机场警队、及其他人士搜集资料。」

发言人补充说:「寻回的数码飞行记录仪及机舱谈话记录仪已于昨晚送往英国。意外调查组预期在两星期内收到有关数据作进一步的分析。」

回到页首

八月二十二日赤鱲角风势情况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四日

就传媒查询香港国际机场在上星期日(八月二十二日)之风势情况,政府发言人今日(星期二)回应,指最重要是区分侧风及风切变的分别。

发言人表示,上星期日傍晚香港国际机场跑道正刮起强烈西北侧风。

他指出,当日机场的风向是由海面吹向机场,而并非由附近大屿山山脉吹来。

香港天文台当日并没有接获飞抵及离开香港航机的机师遇到风切变的报告。

香港天文台精密的风切变及湍流警报系统,以及专责监察的天文台人员在中华航空出事时均没发出风切变的警报。

在意外发生前共有十一班航机降落,最后一班是于事发前六分钟抵达。其间有六次复飞及有两班机须转飞其他地方。

民航处将天气情况详细告知所有机师,由他们决定是否起飞或降落。

发言人强调,在选址兴建新机场时,已详细研究新机场发生侧风、风切变及湍流的潜在问题。

研究显示,发生风切变的频率以及风切变期间机场的可使用程度均附合国际民航组织的建议标准。

研究亦发现,在风切变的影响下,启德机场与赤鱲角新机场的可使用度只有极少的分别。

总括来说,报告指出就风切变及湍流而论,于赤鱲角兴建国际机场在操作上是可行的。

回到页首

民航处寻回飞行记录仪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四日

民航处今日(星期二)约下午五时从肇事客机的残骸内寻回数码飞行记录仪及机舱谈话记录仪。

民航处发言人表示:「该两个记录仪将于今晚送往英国运输部航空意外调查组。」

他又说:「肇事飞机的残骸将于明日稍后搬离现场,移往香港飞机工程公司维修库附近的地方。」

回到页首

民航飞行器意外调查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三日

意外调查员正就有关台湾中华航空公司航空器登记标签B-150于一九九九年八月廿二日于香港国际机场所发生意外之成因进行调查。

任何人士如欲就有关意外的成因或情况提供意见,请于十四日内联络总意外调查主任;地址为香港金钟政府合署46字楼民航处电话号码∶2867 4203;传真号码∶2501 0640)。

回到页首

财政司司长巡视航机意外现场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三日

财政司司长曾荫权今日(星期一)巡视完赤鱲角华航机意外现场后会见新闻界, 以下是财政司司长向新闻界发表的谈话内容中文全文:

我本来没有准备与各位见面,不过我很想在主要的拯救工作完结后, 与同事见一见面,打一打气,以及更加掌握一些背景的资料。如果这件事要有跟进工夫的时候或涉及有关政策时,我自己可以更加活跃的参与及讨论。

大家都知道昨天的空难,是香港历史以来最严重的空难之一,我们对于那 些伤亡的人士当然觉得十分难过。这些所有受伤的乘客,不论是香港的居民或者过港的旅客、或者是游客,我们都会悉心治理他们,希望他们尽快康复。 另一方面,对于不幸去世的乘客我们很希望帮到他们的家属,尽快安慰到他们及协助到他们所需要的安排。今次整个过程之中,大家都可以看见,在应变方面, 拯救应急的方法及程序是做得相当不错的,有关于我们跟进的工夫, 我刚才和民航处处长谈过,他已向我表示,昨天已组成调查小组,他等一会会向 各位解释一下调查的情况及如何跟进这个事件。

关于昨天拯救的行动,全香港市民都见到这件严重的空难。 刚才我出去看见飞机的残骸,虽然有人伤亡,但死亡数目低, 无可否认拯救的工作是做得十分好,所有救援的队伍,包括民航处、警队、医疗服务队等, 无可否认功劳最高的是我们的消防队伍,他们所做的工夫能够一分钟到达现场几分钟内将火救熄, 这是最重要的。如果不这样的话,有爆炸发生,伤亡的情况便不可想像。

我作为公务员一份子我是觉得很自豪的,而作为香港市民一部份, 我亦与市民一同非常感激这次的拯救工作,特别是消防队的功劳, 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很多谢各位,但可以告诉各位,跟进的工夫一定会尽快做。

回到页首

行政长官向新闻界发表谈话全文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三日

行政长官董建华今日(星期一)上午前往玛嘉烈医院探望航机意外的伤者后向新闻界发表谈话的中文全文:

行政长官:你们各位好。昨日黄昏意外之后,我一直高度关注这件事。 与司长、局长及医管局、机管局的冯博士一直保持一个十分密切的联络, 了解事情的发展和救护的情况,刚才我探望了一些受伤者,希望他们能够早日复原。 对已经过身的两位死者,我亦很难过,对他们的家人表示深切的慰问。 民航处林处长现在开始一个调查,这将会是一个很专业性的调查, 我希望大家不要猜测这个起因为何,等候这个专业性的调查, 结果一定会尽快公开的。其实这一次的意外是很不幸的。 意外发生后,机管局、民航处、医管局的各间医院、蓝局长、 刘署长、消防局和警方一班同事在保安局的统筹下很快就采取了一些应变措施。 统筹得很好,协调得很好。为此,对我们的同事的专业的精神,我们大家都很赞扬他们。 最重要的是希望伤者能够早日复原。多谢各位。

记者:董先生,你认为这次意外谁人要负责任?

行政长官:我刚才讲过,民航处林处长昨日说过我们有一个很专业性的调查已经展开, 现时最好不要猜测,等候这个调查有了结果之后我们就会知道。好吗?

记者:董先生,你会否担心这次意外会影响香港的国际声誉和机场的声誉?

记者:可否讲讲刚才为何会即时没有宣布....?

机管局主席:我们机管局非常关注这次空难,我在一发生事故立刻在机场和我们的同事一起应付这件事,我们头一个最主要的任务是就是救人, 救人之后我们就是将整个机场的运作回复正常。所以我们一发生事件立即就与所有航空公司联络 ,经由他们与他们的乘客一起推行应变的方法。我们知道机场在何时可以再开放, 在知道在凌晨一时可以重开,我们就立即做了一个报告。

回到页首

行政长官对坠机意外发表声明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二日

行政长官董建华今日(星期日)表示就傍晚发生的飞机惨剧感到沉痛。 该宗坠机事件引致两名乘客死亡及逾二百名在航机上的人士受伤。

他向死者的家人致以深切慰问。他期望伤者能尽快痊愈。

行政长官表示,民航处处长作为意外事故的总调查主任,已根据香港民航(意外调查) 规例开始对事件进行彻底的调查。

回到页首

机场恢复正常运作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二日

机场管理局接获民航处处长及消防处处长的通知,香港国际机场已由凌晨一时恢复正常运作。

香港国际机场在下午六时四十五分发生意外后关闭。事件涉及中华航空一架编号CI642客机。 该机自曼谷来港,在降落南面跑道时发生事故。事件中证实有两名乘客死亡,超过二百人受伤。

机场管理局主席冯国经说:「本人谨向所有在此惨剧中的受害者和他们的亲属致以深切同情,并希望全部伤者可以尽快痊愈。」

机场管理局已将是次拯救行动列为首要任务,并会继续与各政府部门和有关方面紧密合作,为受影响的乘客和机仓人员提供种种可能的协助。

回到页首

华航意外

一九九九年七月八日

香港国际机场南面跑道今日(星期日)下午六时四十五分发生意外。 肇事的是一架由曼谷来港的中华航空公司CI642号班机,属MD11型机款, 机上共有三百名乘客和十五名机组人员。救援行动随即展开。机场暂时封闭。

目前首要任务是拯救工作。截至晚上十时三十分,一百零一名人士获救无恙, 二百零八名乘客受伤入院,暂时有两名人士伤重死亡,六名乘客失踪。 有关当局完成救援工作后,下一步是重开机场。机场管理局在获得进一步资料后会尽快发放。

回到页首

民航处完成六月十七日地面事件调查

一九九九年七月八日

民航处对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七日发生的地面事件已进行了详细调查。事件中一架由香港飞往新加坡的中华航空公司飞机,在跑道上中止起飞。航机因紧急煞停而产生高热,触动了飞机的安全装置,五个轮胎自动放气。

民航处发言人今日(星期四)表示,调查已经完成,并确认了肇事的原因。

发言人说 :「调查结果显示事件中的控制员一向有良好的工作表现,虽然这次是由于他过度紧张而犯错的个别事件,但是,民航处对此非常重视,并会采取措施,以防止日后有同类的事件发生。」

民航处采取的措施包括 :

- 向控制员发出通告,提醒他们无论何时向航机发出航空交通控制指令时,务须使用正确的呼号。

- 召集所有控制员作特别的训示,以加强必须使用正确呼号的信息。

- 定期抽查无线电对话,以确保指示被严格遵守。

- 向塔台控制员发出指示,提升他们处理航机紧急煞停事件的能力。目的是确保当航机在跑道上紧急煞停后,必须给予足够的时间让飞机制动系统降温后才作滑行,藉此减低对轮胎的耗损。

- 事件中的控制员已被暂停在塔台的职务。他将被调至航空交通控制中心,处理时间紧迫性较低的工作,他将需要接受密集的模拟训练,并且在合资格的导师监督下,在实际环境下接受训练,最后经过严格的考试才会再次单独工作,而其主管亦会密切注意其表现。

发言人强调 :「民航处已对航空交通控制程序进行检讨,并证实它们的运作是符合国际民航组织的标准和建议守则。民航处为航空交通管制人员设有一套具有良好结构和全面的训练计划。 此外,亦备有一套严格的考勤系统。 为进一步改善其服务,民航处将会继续注重提高航空交通管制操作水平及额外培训的需要。民航处致力为在香港降落和起飞的飞机提供安全、有秩序和有效率的航空交通管理服务。」

以下是该调查报告的摘要 :

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七日下午约四时二十八分,当时一架空中巴士(编号CI665)获得从07R跑道起飞许可时,另一架随后的中国航空公司(编号CA1074)由香港前往石家庄的波音737航机正前往跑道准备离港。当时,下一班抵港客机仍距离跑道约八海里,塔台控制员批准CA1074随CI665进入跑道范围,准备让该两架航机率先起飞。该进场飞机是一班从香港飞往金边的空中巴士A320,因电力系统有轻微故障而须折回,因这航机是第一班进场的飞机,所以让飞行员保持其进场速度。

当CI665开始起飞滑行时,塔台控制员发觉即将抵港的航机正以较快的速度朝跑道进场,而剩余的时间将不足够让CA1074起飞。由于先前的交通情况的估计并不准确,故此,控制员决定改变计划,指示CA1074停止进入跑道。鉴于塔台控制员紧张过度,他在发出指示时错误地使用了CI665的呼号。控制员即时发觉犯错,但不及更改指示,CI665已即时作出反应,停止起飞。

在接到塔台控制员的「取消进入跑道,保持原来位置」的指示后,在航机未达至其起飞决定速度前,CI665航机的机师已即时取消起飞。虽然「取消进入跑道」这句指示不适用于CI665,但「保持原来位置」的指示非常重要,令致CI665航机的机师不能忽视,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机师作出放弃升空的决定是可以理解的。当时航机的速度已达至一百四十海哩,而该航机的起飞决定速度为一百六十五海哩,中止起飞的行动在安全的情况下完成。

当CI665离开跑道后,因为机师没有表示需要停下来,所以航机被指示继续滑行预备再次起飞,在到达等待点时,机师报告由于航机在紧急煞停时产生高热导致三个轮胎放气,在地面工程师抵达进行检查,发现飞机内置的安全装置使五个轮胎自动放气,稍后,该航机更换全部八个轮胎及煞掣组合后,才再投入服务。事后检讨,假若当时控制员对制动系统过热的情况加以查询,可帮助机师尽快使系统降温。

回到页首

华航客机地面事件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九日

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七日下午四时二十八分,一架中华航空公司编号CI665原定由香港飞往新加坡的空中巴士A300取消起飞,航机因紧急刹停导致部份轮胎自动放气。

初步调查显示,当该架编号CI665航机获得起飞指示时,另一架中国航空公司编号CA1074由香港前往石家庄的航机正前往跑道准备离港。当时,下一班抵港客机仍距离跑道约八海里,塔台控制员指示CA1074随CI655 进入跑道范围。

由于CI665客机在开始起飞滑跑时有轻微延误,而下一班抵港航机只离跑道五海里,塔台控制员决定收回CA1074起飞的指示,并准备指示CA1074停止进入跑道和保持原来位置。可是,控制员在发出通知时误用了CI665的呼号。在接收指示后,CI665航机的机师决定停止起飞滑跑。

当CI665离开跑道后,由于航机在紧急煞停时产生高热,触动了飞机内置的安全装置,五个轮胎自动放气。终于该航机更换全部八个主要轮胎及刹掣组合后,才再投入服务,以确保操作安全。

民航处发言人今日(星期六)说:「民航处非常关注这事件,现正对事件展开详细调查并将在两星期内公布调查结果。民航处已即时采取补救行动,暂停有关控制员的职务,以及向所有控制员发出通告,提醒他们无论何时向航机发出指令时,务须使用正确的呼号。」

回到页首

国民际航组织会议

一九九九年三月一日

由香港民航处主办为期五天的国际民航组织第七届东南亚空管协调小组会议今日(星期一)起在香港国际机场空管大楼举行。

民航处处长林光宇先生在开幕致词中表示,此会议的主旨是提供一个商讨东南亚区内空管通讯程序的论坛。在会议上,与会者会讨论就提供航空交通服务所产生的问题,以及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

除了国际民航组织及香港的代表团外,汶莱、印尼、菲律宾、星加坡及泰国亦有派代表团出席此次会议。其他参与的单位包括国际机组人员协会(IFALPA)、 SITA电讯公司、国际航空协会(IATA) 及国际航空交通管制人员协会(IFATCA)。